注册

H50走进上海证券交易所,聚焦资本市场改革,登高话春天


来源:凤凰财经

人参与 评论

一年一度秋风劲,不是春光,胜似春光。 中国医疗健康产业投资50 人论坛(简称H50)已运营两年有余,目前组织内44位核心理事涵盖了一线医疗投资机构具有行业影响力的创始人、合伙

一年一度秋风劲,不是春光,胜似春光。

中国医疗健康产业投资50 人论坛(简称H50)已运营两年有余,目前组织内44位核心理事涵盖了一线医疗投资机构具有行业影响力的创始人、合伙人,掌管基金超过6000亿人民币,目前已成为国内较有影响力的医疗投资机构组织与投资风向标。

在中国医疗健康产业转型升级、产业春风将至的机遇下,H50以促进产融深度结合,助力产业创新发展为目标,共建“政府、市场、社会”跨界合作,积极推进中国医疗健康产业改革发展。通过“H50开往春天的列车”等系列线下活动,以及“众家之长”的思想交锋,实现内外部信息互通共融、凝聚智慧为产业各方伙伴创造互助共荣、协同发展的机遇和环境。

在国家层面,政府推动资本市场改革,鼓励企业并购重组,随着强化资本市场改革信号传出,政策暖风有加速发力的趋势,证券交易所也正在加快推进新一轮资本市场改革开放。

上海证券交易所作为大陆第一家证券交易所,发展至今已经成为拥有股票、债券、基金、衍生品四大类证券交易品种、市场结构较为完整的证券交易所,在向世界领先交易所迈进的同时,也肩负着比以往更为重要的职责和使命,不断提高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沪伦通各项准备工作有序推进,市场互联互通进一步深化拓展,创新改革,推动资本市场良性发展的信心更加坚定。

在资本市场正处质变、政策信号强烈释放、市场发展模式更迭的背景下,H50受邀走进上交所,带着市场参与者对资本市场发展、股票市场改革的思考,就市场长期存在的防欺诈以及中介机构履责等问题,与上交所相关部门领导沟通探讨。

近日,H50本年度轮值主席张江、蔡大庆,创始主席吕明方、许小林及H50理事、秘书处成员一行走访上交所,与上交所理事长黄红元、上交所发行上市中心总经理魏刚,上交所公司监管一部副总经理庄江波、上交所国际发展部副总经理杨金忠及相关人员会晤并召开座谈会。

上交所发行上市中心总经理魏刚先生对H50一行到访表示欢迎,并和H50本届轮值主席、平安创投管理合伙人张江先生,分别就上交所和H50的发展现状做了简单介绍。


座谈会上,上交所从国家法律、证监会政策层面和目前上交所推出的沪港通、沪伦通等相关机制方面,就对创新型医药企业的支持措施,促进境内外创新企业助力中国经济的方式,当前资本市场生物医药企业IPO、并购和再融资,以及资本市场如何助力中国医药产业发展等热点问题,与H50理事们沟通交流。

未来是改革的重大机遇期,要深化改革,齐心协力做好资本市场

上交所理事长黄红元表示,好的资本市场应具备三点:第一、从企业角度看,如果能够做到预期明确、上市便捷,相信PE、VC支持科技创新企业将有无限澎湃的活力。第二,让广大的个人投资者参与市场,个人投资者有了参与感和公平、良好的盈利机会,市场才能长期持续。第三,资本市场是经济的晴雨表。他指出,未来一段时间是资本市场改革的重大机遇期,上交所在积极探索能够促进市场健康发展、有利于市场建立良好预期和信心、能够解决市场问题的有效改革举措,齐心协力通过改革把市场发展做好。

国务院证监会在政策层面对创新企业的支持毋庸置疑,上交所不断创新和提升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上交所发行中心总经理魏刚说,国务院证监会在政策层面对创新企业支持和举措毋庸置疑。首先,是宏观经济的背景,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创新是第一动力;其次,是产业周期的背景,近几年,人工智能、大数据、生物医药、新能源等领域正处新一轮产业爆发和第四次科技革命的前夜,已经有一些产业能看到春天将至的端倪。

魏刚先生提到,为不断创新和提升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上交所持续开展新蓝筹行动,积极培育优质上市资源,重点服务于传统产业优化升级、新经济、高技术等优质企业,为扩大股权融资提供有力支持。同时,上交所还将在全国多个地方建立市场服务基地,贴身服务于地方政府和企业,建立研究和渠道建设组,和园区、政府建立联系,开设IPO诊堂,帮助企业解决问题。

证监会对于创新企业相关政策已经落地,希望医药创新企业在上交所上市

上交所国际发展部副总经理杨金忠指出,证监会层面对于创新企业相关政策已经落地。上交所也研究对比了境外成熟市场的一些做法和实施效果,立足于本土国情和市场特征,上交所在制度创新方面会做相应的吸收和借鉴。杨金忠先生还就沪港通、沪伦通等沪股通的不同机制做了简单介绍,并表示希望包括医药创新企业在内的优秀企业能够在上交所上市。

沪市医药行业发展稳健,监管和服务并举助力企业发展

上交所监管一部副总经理庄江波提及沪市企业的基本情况,沪市公司数144家,营业收入约28万亿,今年基本上保持在GDP的三分之一,总体来看,经济发展基础比较扎实。

沪市现有98家医药企业,占实体的5-6%,是沪市实体中比较优秀的群体。这些医药企业有两个特点:发展稳健、体量不是特别大。沪市在过去的15年-20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一直都在增加,只有2015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双下。但是医药企业每年营业收入、净利润都保持在15%左右的稳健增长。去年沪市医药企业的增长约500亿,净利润总额500亿,占到实体的5%。

在组织体系上,上交所分行业监管,通过三位一体的监管实现投资者的利益有效,实现市场优胜略汰。同时,上交所监管和服务并举,通过完善的服务体系,实现监管有效,投资者权益得到保护。

庄红波先生还指出,并购重组、募集资金、小额快速审核等方面的政策已经有所变化,未来对于优秀企业还将进一步提供服务,对于医药企业特别是创新药研发企业通过并购重组扩大市场空间的需求,也会持续支持。

H50核心理事们作为一线医疗投资机构的领军人,对于资本市场变化带给生物医药产业的影响有着敏锐嗅觉和切身体会,对资本市场的改革发展也有着深刻理解和更理性的期待。

华盖资本董事长,H50创始主席许小林

华盖资本最近做了一些研究,A股有289家医疗类上市公司,平均PE倍数在25倍左右,目前这个结果与市场普遍认为的“药是支撑经济周期的一个主要方向”有所出入。有意思的是,其中有72家上市公司PE低于20倍,平均PE倍数是16倍,但是平均利润近7亿。

用通俗逻辑讲,在这一轮市场暴跌过程中,医疗行业包括很多优质的高利润医疗公司也无幸免。作为一级市场的投资机构,我们认为在被市场错杀的优质企业里应该有很多并购、重组的机会。

我们多以一级市场投资为主,但基金在很多方向上是可以投二级的,只是投法有别于证券投资基金,我们更侧重长期的投资,希望投资之后带来一些资产重组。

建议新一轮政策改革过程中,对已上市公司的资产重组方面给予绿色通道或适当减少审批手续。包括换股、定增、所谓的借壳,或者对非上市资产的收购、对非盈利创新型资产的收购等。

方源资本董事总经理,H50创始主席吕明方

十年前,医药上市公司大概个数和市值占比都在3%以下。今天,上市公司数占8%左右,大概市值5—6%,但是如果跟发达国家比,应该是10%以上。

市场出现持续的下跌,个人认为有三方面原因:监管不够透明,政策缺乏可预期,行政干预、窗口指导和例外情况过多。这三种现象只要存在,证券市场就会在非理性的随意的恐慌性波动,而不是理性波动。同时太多的政策干预和窗口指导也会使“寻租行为”增加,会使上市公司原本高度市场化的行为被人为扭曲,导致市场迷失。

首先,要考虑如何让市场更加透明、可预期,把政策的行政干预降到最低,使得整个例外现象、窗口指导大幅度减少。目前两个交易所在一些制度安排上是不同的,虽然有中小板、创业板和主板等差异,个人认为,既然是上市公司,应该在这些规则上尽可能统一化,而统一化的背后就是透明、可预期。

其次,要更加关注市场功能的配置作用,真正把重心放在提升上市公司的质量和可持续的竞争力上。吸收发达国家交易市场的基本游戏规则,适度结合本国国情,尽最大可能市场化、透明化,市场化会使市场的活力和纠错能力更强。

夏尔巴基金创始人,H50本年度轮值主席蔡大庆

企业发展方面,从上市融资、再融资到并购,从企业利益出发点,提高监管的职能。有一个明晰、可预期、简便的市场规则,比黄金更有价值,制度的清晰和稳定会让国内一些高质量企业愿意上市,对于投资机构来说,退出的价值是非常高的。

平安创投管理合伙人,H50本年度轮值主席张江

平安医疗投资的项目在A股,港股都有上市企业,在上市过充中感受到了三个股市的不同,港股、A股流程简便,制度清晰,沟通及时明确。

在资本市场,正常健康的机体是有免疫功能的,市场机制透明,市场是有修复能力的,如果政策一刀切,反而会破坏它的自我修复能力。另外,市场化也很重要,投资机构和中介机构都有不同分工,也承担着责任,需要接受监管,也需要相互监督,因市场逻辑错位和混乱,也应该接受自然淘汰或被重罚。

德同资本创始人,H50理事邵俊

首先,为了保证IPO的健康发展,需要把政策的干预降到最低,让市场机制来解决和调节存在的问题;

其次,没有再融资功能的资本市场也不是一个真正的资本市场。关于再融资,在国际上,不超过股本的20%,股东会可以有一个授权。在我们的资本市场也可以分步进行,最近非常关注再融资能能方面的“小步快跑”,不超过股本5%,可以突破一些条条框框,“小步快跑”的举措如果能够很好的落地,个人认为一步步来,最后走到20%,会使得我们的证券市场真正富有全功能,而不是畸形的、瘸腿的证券市场。而这个政策的实施,应该更多的交给市场,更加市场化。

建信资本总裁/合伙人,H50理事苑全红

在监管部门里面,交易所也好,证监会也好,要比保监会更市场化,更贴近市场。

第一,关于退出。我们投资的部分企业在交易所上市之后,减持新规出台,导致投资减持的时间、投资的预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投资人难得到合理回报。建议区别不同的投资人,减持新规与投资时间挂钩;

第二,支持创新企业。港交所已提出没有收入的企业可以上市,很多创新企业已经有产品上市,有收入但还没有盈利,或者盈利不多的,但已经有了真实的价值,如果能够在股票市场支持这类创新企业上市,个人认为,投资人的群体就会形成,这些企业也可以获得发展机会;

第三,关于并购、收购的交易规则。我们投的很多企业都是在临床研发阶段,很难按试营利的标准来对它评估,这些亏损企业虽然有创新能力,但它还要解决生产、销售的问题,跟上市公司结合是一种比较好的选择。上市公司收购这类企业时,在交易规则上是否可以突破目前只能用现金不能用股份支付的方式,允许选择现金收购或股份支付。


座谈会最后,双方互赠纪念品,并希望建立长效的沟通机制。黄元红先生对于H50理事们敞开心扉的言谈表示感谢,期待未来有更多机会与以H50为代表的一线投资人、优秀企业家交流沟通,听取意见及建议,完善上交所服务工作。H50本年度轮值主席张江先生和蔡大庆先生也表达了H50开放的心态与合作的愿景,将会积极促进与上交所的长效沟通,分享医疗健康产业的投资经验,共同深入探讨,配合医疗改革、医药改革,出台实现经济转型、有利于产业发展的政策,让资本市场能够借力和助力推动产业发展。

上交所对资本市场创新改革的举措和持续优化的信息,让H50理事们嗅到了春天的气息,也一定会鼓舞更多的优质项目和投资人。双方充分共识:生物医药产业在资本市场上一直稳健发展,在即将到来的生物医药创新大潮中,更加需要资本市场的推动,通过有效的改革措施,资本市场的春天将指日可待。

正如黄红元理事长所说,开往春天的列车,一定会到达。

H50理事们结合医疗产业及医药创新企业发展,对资本市场的政策改革举措提出建议:

1. 建议政策制度更加透明化和可预期,不依赖窗口,将政策干预降到最低;

2. 吸收发达国家成熟市场的成熟交易规则,结合中国国情制定政策,更关注市场功能的配置作用;

3. 对已上市公司的资产重组方面给予绿色通道或适当减少审批手续;

4. 明确上市路径,明晰市场规则,提高监管力度,照顾资本交易市场的本心和初心;

5. 政策一刀切可能会破坏市场机体的修复能力,保护市场的免疫能力和自我修复机制,尊重因市场逻辑错位和混乱引起的自然淘汰;

6. 支持有收入但还没有盈利,或盈利不多,但已经具备真实价值的创新企业上市;

7. 针对不同投资人和不同企业,实现退出和减持规则多样化,并购规则和交易方式多样化

[责任编辑:wangqing3]

标签:

人参与 评论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预期年化利率

最高13%

凤凰金融-安全理财

凤凰点评:
凤凰集团旗下公司,轻松理财。

近一年收益

33.74%

混合型-华安逆向策略

凤凰点评:
业绩长期领先,投资尖端行业。

凤凰财经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